临夏州新传媒

知名的中文新闻门户网站 真实反映每时每刻的新闻热点

日自卫队刺探邻国情报 图谋“海外行动”正常化

2020年09月21日 11:42

■ 12月6日,抗议者在日本国会前手举标语,要求废除《特定秘密保护法案》

  近日,共同社透露日本自卫队长期针对邻国执行“非公开”情报刺探活动,考虑到日本过去不光彩的侵略历史,自卫队的“秘密活动”自然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知情人士指出,日本情报机关搜集周边国家情报不是新鲜事,而且它确曾传承二战日本旧军阀的血脉,并且得到美国的怂恿与默许,可以说是日本军事体系中率先“正常化”的部分。

  为美国效犬马之劳

  韩国《朝鲜日报》援引退休资深情报分析师的话说,日本情报单位很有“断尾求生”的本事,1945年日本向同盟国投降后,旧日军情报特高课的人员便化整为零,分散潜伏。朝鲜战争期间,驻日美军组建警备预备队(日本自卫队前身),前特高课成员纷纷投身其中,并逐渐成为各级长官和教官,部分旧日军情报人员甚至进入了统合幕僚监部。

  据公开资料显示,现代日本情报体系的班底是1953年成立的陆上自卫队中央资料队,之后在此基础上组建了陆上自卫队幕僚监部特别勤务班(简称“别班”),其对外称呼是“武藏机关”,全部成员均在陆上自卫队培训机构小平学校接受培训,学习课目名为“心理战防护”等,但实际内容却是如何当间谍。

  前日本陆上自卫队自卫官阿尾博政在回忆录《青桐战士》中就详细描述了自己为别班服务的细节。他在小平学校接受过九个月的强化训练,课程包括战略情报、航空照片判读、语言、潜入训练、通信联络、情报器材操作、暗号文件制作和解读等,从精神到技能都具备了职业间谍的素质。结业后,阿尾就进入别班工作。他还提到一个细节――别班搜集到的大部分情报都汇报给美军。

  几十年间,别班的规模不断壮大,特别是在驻日美军协助和自卫队各级军官默许下,其成员广泛渗透到日本各界、境外日企和日本外交机构。多位前日本陆上自卫队幕僚长和防卫省情报部长都承认,以别班为代表的情报机关基本不向首相和防卫大臣汇报,而是由自卫队“独立运用”。其实,这种“独立性”也是驻日美军所需要的。美军长期授意别班为其刺探俄、中、朝、韩等国的情报,甚至还为其提供身份掩护。

  值得指出的是,别班对在日活动的左翼运动也充满敌视,日本共产党以及在日朝鲜人总联合会都对其深恶痛绝,日共机关报《赤旗报》就谴责别班是“特高课再世”。

  本土设施瞄准邻国

  据公开信息透露,日本情报体系实际是内阁和防卫省互为补充,除了上文提到的自卫队情报单位外,早在1968年日本内阁也成立了自己的情报调查室(简称“内调”),由内阁官房长官直接领导。“内调”被称作“日本的中央情报局”,人员编制约170人,大部分来自日本警察厅。“内调”负责人称作“内阁情报官”,统管着总务部、国内部、国外部、经济部、内阁情报搜集中心、内阁卫星情报中心等科室。据报道,近年来为了炒作“朝鲜导弹威胁”,“内调”把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到刺探朝鲜情报上,甚至与别国情报机关产生竞争关系。据韩国《时事周刊》披露,韩国国家情报院抱怨日本“内调”对“脱北者”提供的情报资料开出“过高价码”,导致韩国不得不大大增加在这方面的花费。

  撇开境外情报收集,日本也在本土构筑大量监视邻国的情报设施。日本《朝日新闻》记者加藤阳一就曾去过靠近中国台湾的宫古岛,那里有一处建在小山上的六边形建筑,它就是自卫队宫古岛分屯基地的信号情报截收设施。建筑内装有天线,可以收集各种频率的无线电通信、机载雷达乃至机载火控系统发出的信号,这些信息能让情报人员判断出飞机种类和相关任务情报。除了宫古岛情报站,日本自卫队还在福冈市的脊振山和福江岛上兴建此类设施,它们收集到的信息会被送往东京府中基地的航空自卫队情报科进行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神秘的情报站在航空自卫队基地设施里面属于警戒级别最高的一类,它们被装有安全传感器的围墙包围,紧锁的入口旁是一个刷卡装置,只有经过授权的人才能获准进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战略和国防研究中心的德斯蒙德・鲍尔教授说,日本积极部署和改进各种监视设施,目标都是针对邻国,“这是冷战后(日本)在情报技术方面最显著的转型”。

  立法助力“境外活动”

  正因为日本对外情报活动越来越频繁,为了避免这些活动“见光死”,日本政府积极推动保密法案出台。今年11月,日本内阁提出了《特定秘密保护法案》。该法案把防卫、外交、反间谍和反恐4个领域内特别需要保密的情报指定为“特定秘密”,还在附表中列举了武器、弹药和飞机数量与性能等“特定秘密”内容。与日本现行的《国家公务员法》相比,新法案大幅增大处罚力度。

  事实上,在首次担任首相期间,安倍晋三就有意设立此类法案。当时日本防卫省的一名官员把军舰数据带回家,引起美国不满,要求日本政府严加管制,安倍晋三就表示要针对保密事项进行立法。目前,日美两国正在协商修改《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以便“扩大防卫合作”,情报合作无疑是重要的合作项目,而要求日方加强“保密”则是美日共享军事情报的“前提条件”。

  也有分析认为,安倍内阁此举的另一动机是推动自卫队更多参与境外活动。有报道称,安倍上台后就着手提升日本外交和国防等部门的保密措施。日本官员带出国的电脑硬盘内不再装任何数据,所有数据都存在“贴身”硬盘里。另外,日本外务省的机密文件也更加细分化,规定高机密文件不但不能电传,还必须使用不能复印的纸张。(罗山爱)